? 菜 花 女 - 小说 - bet356官网网址多少_bet356在英国注册_bet356苹果手机下载 bet356官网网址多少_bet356在英国注册_bet356苹果手机下载
当前位置:首页 > 原创作品 > 小说 > 菜 花 女
2018-02-08 23:17:25?

菜 花 女


王德宇

?

在大中国,三道沟子这个小地方没几个人知道,就像被遗弃在天边的一个婴儿,任其自生自灭。村旁流经一条河,叫白狼河,河畔有一座山,叫大青石山,这儿虽往来闭塞,却山青水秀。这里还有一特点,就是出美女和硬汉,也出土匪。

祖祖辈辈,靠天吃饭,靠地养家。随着世事的荣辱兴衰,这里的人们像随风飘荡的风筝,时而轻盈在天,上下翻飞,时而低迷无力,无法飞旋。

鬼子来那年,国家和政府已被当权者搅成一锅滥粥。来多少鬼子呢?就一卡车,叽哩呱啦的一叫,官府的军队就跑得无影无踪了。那些一度管理百姓的官老爷哪管百姓的死活呢——一部分逃跑,一部分和鬼子勾结在一起,领一杆枪就成了鬼子的狗了。

鬼子仨一群俩一伙的沿着白狼河一线稀稀拉拉地分散开,虽首尾不能相顾,但指使一群一群的白狗子做帮凶,就算把这大片的区域占领了。三道沟子那一片,其实就留下一个鬼子叫犬养太君,领着几十个汉奸,端着明晃晃的刺刀,占领了白狼河两岸方圆二三十里的土地,逼着百姓挖矿山,修铁路,征军粮,建日语学校等。

三道沟子原来的长官谭福身子一摇,就变成犬养太君的贴心红人了,当上了保长。这个老家伙,历来表面仁义,但知道底细的人都了解,他人面兽心,暗里毒辣。他那鸡皮鹤发的老婆已被他害死多年,他用手段和特权没少奸淫一些良家妇女。

谭大黑是谭福的叔伯侄子,住村东头。他面如重枣,身强如牛。他媳妇菜花,美貌如花,娇容纤巧,凤眼柳眉,虽被贫穷所累,但依然掩盖不住她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天生丽质。他老爹老黑五十多岁,儿子小黑七八岁。他们一家四口虽度日惶,但相依为命的生活更加深了彼此间浓浓的骨肉亲情。

随着鬼子的到来,这个家庭的巨大灾难也降临了。

谭大黑和谭老黑被抓了劳工,没日没夜的在刺刀和枪口下做苦役,家里只剩下菜花和小黑。谭福早就对这个侄媳妇垂涎三尺,只是怕大黑那铁榔头似的大拳头,况且菜花也从来没正眼看过他,因此他才一直无计可施。现在他觉得占有菜花的机会来了。

一天傍晚,残阳如血,乌鸦嘶哑的叫着飞过林梢,谁也不知它们惊恐地将飞向何方。菜花紧紧地搂着儿子,蜷缩在屋子里无望地等着丈夫和老爹的归来。他们父子已经好多天没回家了。

惊恐!除了惊恐还是惊恐!门外的每一声响动,都能把她们母子吓得心惊肉跳。还有饥饿!菜花把仅有的一点干粮都留给儿子,这一天她几乎没吃东西。

“妈妈,你吃!你吃!”儿子颤抖着压低声音对妈妈说,小眼睛里射出温柔的光芒,像一只可怜的小羊羔。

菜花的眼泪一下子像水一样流出来,她把儿子搂得更紧了。“不怕,好孩子!……妈妈真不饿,白天你三奶奶给的饭我已吃饱了。”她骗过娇小的儿子,心中更是莫名的酸楚。小黑半信半疑地躺在妈妈的怀里,可爱的小眼睛望着妈妈的脸,一会儿就眼角挂着泪珠睡着了。

夜色暗下来,天地仿佛落入了黑色的海洋里,只有北风呼呼的撕扯着门窗,仿佛要把这座小泥房子和里面的母子都吞噬掉一般。

“当当!当当!”几声轻微的敲门声,几乎把菜花的魂惊飞了,她屏住气息,心脏一下提到了嗓子眼,跳得咕咚咕咚的响。过一会,又是几声。菜花确定有人敲门,但还不敢应声,她既盼丈夫和公爹回来,怕误了开门,又怕是别人,开门惹鬼。

再一次敲门声过后,听到一个男人压低声音说:“菜花,菜花,别怕!是我,大爷给你送吃的来了,有饭还有肉,大爷没舍得吃,就怕你母子挨饿……”

死一般的沉寂之后,菜花说:“我不要,你走吧。”菜花听出了是谭福的声音,她从心眼里一直就厌恶这个被人追捧的保长大爷,尽管谭福以前没少和大黑一家套近乎,拉关系,但她似乎看穿了谭福内心那滩肮脏的污水。

“菜花,别撑了,我是真心对你好啊。我放在门口了,一会你拿屋里去,别让猫狗叼走了。”顿了顿,又听谭福说:“菜花,菜花,你好好照顾孩子,有大爷在,什么也不怕。还有老黑和大黑,我会照顾他们的。放心,大爷真心对你们好。”

“大爷,你费心了……东西我不要,你拿走吧。”菜花仿佛看到了一丝希望之光从谭福的声音里飞出来,但还是不想要他的东西,尽管已经饿得要死。

“不拿走!饿坏你大爷心里受不了!放门口了,我走了。”菜花听到了谭福离去的脚步声。

过了好一会儿,菜花实在饿得不行,就悄悄打开门,果然在黑暗中看到门口有一坨东西,她赶紧拿进屋,又把门栓死。顾不得太多了,菜花叫醒儿子,母子连忙填饱肚子,就合衣战战兢兢地睡下了。菜花仿佛听到了窗外一声熟悉的咳嗽。

一连几天,谭福都来送吃食,菜花从没让他进过屋,对于谭福撩拨的话语,菜花装作一句也听不懂,只有和他不软不硬的周旋。

“菜花,菜花,大爷的心要疼死了!你若饿坏了身子,大爷就会疼坏了心肝!多吃些,听话啊……

“大爷,你辈份大,等大黑回来,我们都会报答你。大爷,你走吧……”菜花就这样天天地打发走谭福,并且每次都听到那几声熟悉的咳嗽。

大黑远在县城西南修铁路,心焦如焚,他担心着他的菜花和小黑。恨!他恨那个端枪的小鬼子!恨不得一下弄死他!他和别的难友偷偷地预谋几天,可是一直不能得手。

谭福早就把关照菜花和小黑的事告诉了大黑,并且暗里告诉大黑:“你放心,我一定救你们。菜花和小黑也不用惦记,她们好着哩。”

大黑听了这话,感动得流下几滴泪水,谭福也像亲人般挤出两滴泪水。

大黑早先也看不上谭福的嘴脸,但事已至此,并且得到谭福这么大的照顾,他觉得真是错怪了大爷,并决定把谭福当成知心人。谭福再来监工时,他找机会凑过去,把除掉犬养太君的想法说了,希望得到谭福的暗中帮助。

“没事,我帮你。就今晚。”谭福说。

“好!只要你给我打掩护,我一下就能弄死他……”

好不容易夜幕降临,工地上灯光刺得眼疼。大黑轮着洋镐,并斜眼时时注意着那个唯一的真鬼子。他想,只要靠近,有掩护,一洋镐就能结果他。看看犬养走近时,谭福也刚好跟在身边,时机到了——大黑高高举起洋镐,刚准备动手,只听“呯呯”几声枪响,大黑倒在血泊里。不远处一个白狗子的枪管里冒出白烟。大黑在倒地的那一刻顿然明白:谭福告秘了!——大黑的眼睛像剑一样瞪向谭福,瞪出血来,像牛眼一样大,到死也没闭上。

老黑一声咆哮,刚想冲向犬养,一串子弹立刻击穿了他的胸膛,犬养太君的枪管也冒出白烟。

“都老实点!别白白送死!……”谭福对着骚乱的人群大喊,接着又几声“呯呯”的枪响射向天空,还有犬养哇啦哇啦的叫喊,人们静下来了。

大黑父子死了,人们的心也死了,只好在枪口下驴一样的默默干活。

对这些,菜花在家里一无所知,仍然在极度矛盾的心情中接受谭福的施舍,还有听他越来越暖心和骚情的话语。她无论如何也不让谭福进门,只有漫无边际的苦苦等待,等待丈夫的早日归来。

“……菜花!菜花!你别等大黑和你爹了,他们……在放炮时被炸死了。别怕!有大爷在,就有你好活……”一天,谭福在拉扯了一堆闲话之后,终于说出了大黑和老黑的死讯。

“嗷——”只听屋里一声凄厉的哭嚎,孩子也吓得哇哇大哭。哭了好一会,菜花断断续续的说:“大爷!我们母子不能报答你了!你走吧……大黑死……我们也死……”

“娘——你不能死——”小黑的哭喊。

“咣咣!”两声,破木门被踹开,谭福冲进来,大喊:“菜花!你得为小黑想啊!你要死大爷陪你死!”他冲上去抢下菜花手里的剪刀,一下扔在角落里,说完把小黑抱在怀里,又把躺在地上的菜花扶起来,三个人抱在一起,哭成一团。

“大爷活命就是为你们娘俩活命……你得理解大爷,你哭坏了身子,大爷的心就碎了,你疼死大爷的心了。”谭福边说边哭,还抽出手来给将要昏死的菜花一把一把的擦眼泪。

三个人抱了好长时间,哭了好长时间,才慢慢地平稳下来。菜花一下一下地抽噎仿佛在一下一下地抽动谭福的心。谭福觉得菜花和小黑的身子都软软的,像暖透身子的棉花团,他想整晚就这样抱着才好呢!可是,菜花缓过来后,就从地上踉跄的站起来,谭福只好松了手。

“大爷,我不死了。你回吧。”菜花说。

谭福本以为大功告成,不想又下了逐客令,他不觉一愣,还觉得有些羞愧,进而心中暗暗恼怒起来。不过他还是耐住性子对菜花说:“小黑明天得上学呀,不学日语,鬼子不让,大爷也保不了你。”

“听大爷的。”菜花无奈地说:“大爷咋说就咋办,你回吧。”

菜花的心死了,可为了小黑,她才勉强支撑着活下来。她仍每天无奈地接受谭福大爷的施舍活命,不过不是在门外了,而是在屋里,再听一些谭福淫腔浪调的挑逗话,但她从来没让谭福留宿,总是坚决而委婉地把他打发走了。

“菜花,大爷就睡在你这吧,看你担惊受怕,大爷的心难受死了。大爷回家成晚的睡不成觉,惦记着你哩。好菜花,乖菜花,大爷不走了。”谭福只要喝了酒就死皮赖脸的和菜花说这种话。

菜花看了看谭福那泄了顶的秃脑袋,像一个死干瓢扣在一堆烂肉上,厌恶得想吐,又想想大黑的惨死,心口痛得撕裂一般。但为了小黑,她还不敢和谭福表露出来。

“大爷,你是老黑的哥哥,大黑的大爷,小黑的爷爷,我们都谢你。你走吧,我觉得大黑没死,他天天都回来呢。”

谭福的眼珠狐狸一样转了一下,眼角一闪还露出一丝寒光,可一看到菜花那憔悴但无限美妙的脸庞,就想起她那软成棉花团一样的身子,既而就笑着说:“大爷喝多了,莫怪。”然后悻悻的离开了,走出院子还泄愤般地使劲咳嗽,还像狼一样怪声怪气的嚎叫几声。

人心在熏染中,有的变得难以企及的高尚,有的变得无法想象的卑劣,谭福属于后者。他决定干一件比狼还狠毒的事,拼死也要得到那个像落魄仙女一样的侄媳妇。

谭福暗自盘算和菜花搂抱丝缠地过一辈子,再生一个属于他自己的孩子。他觉得为了菜花做任何事都值,他越想菜花觉得她越美。挡我者死!谭福觉得自己是个时势造出的英雄,没有他做不成的事!他在心里暗暗的说:菜花是我的,一定到手!

一天下午放学后,一个白狗子受谭福指使把小黑扔进村外的一口深井里。小黑就这样莫名其妙的消失了。

谭福焦急地设计着怎样安抚住必定发疯的菜花,怎样和菜花表白的场景——不觉间,夜如黑魔一样网死了天地,雷电把凛凛的寒光一下一下刺向人间。突然,天像裂开了一道大口子,雨水和风暴都像剑一样砸向大地,大地瞬间洪水横流,远处的白狼河咆哮成野兽。

菜花知道一切关于老黑大黑小黑的内幕了!她在四处找小黑时,三奶奶偷偷的告诉了她真相。菜花的眼睛突然像母狼一样露出凶光,对三奶奶说:“等着吧……”说完就踩着满地的泥水回到了自己的烂房子里。

谭福不知何时已等在了菜花家,一身污泥,满脸污水,像从粪坑里捞出的一堆破柴草。见菜花回,连忙来扶,并哭着说:“菜花,我把村里村外都找遍了,没找到小黑……也许他被好心人领走了。”谭福一边看着菜花的反应,一边打算把寻死的菜花救下来,顺势抱成一团,再好言安慰,就可成其美事了。

可是,令他吃惊的是:菜花没有寻死觅活,而是哭了几声之后,却是出奇的冷静。菜花把复仇的火焰狠狠地往心底压,接着就表现出无奈的温柔,像一只受伤的小母鹿一样乖乖地趴在了炕上,等着人们的抚慰。

“大爷,丢就丢吧。孩子……命短……本来穷人的命就不属于自己的,应该属于你们当官人的……大爷,我只有指望你了,和你过吧。大爷,要了我吧。往后就不叫你大爷了,你就是我的男人了,我的身子就是你的了……”

“好!好!好!我的心肝,我死也会为你死的……”

谭福像猪一样愣愣的拱到了炕上,三两下就扯掉了菜花那湿啦啦的破衣裤,菜花的身子像玉一般暴露了,仿佛一下子照亮了那间黑暗潮湿的破房子。

突然,一声霹雳撕天裂地的炸响了,把屋外一株白杨树咔嚓一声劈成两瓣……

两人从此就过上了。菜花穿上了漂亮的衣服,过上了好生活,她梳洗光鲜,脸上涂粉,本就是天生的美人胚子,这一打扮,真好比七仙女来到了这个肮脏的人间。

菜花变了。她喜欢抛头露面,描眉涂唇,还把腰肢扭得像蛇一样,还喜欢把屁股箍得鼓鼓的、翘翘的。她还找机会引起犬养太君的注意,主动设法接近他,并轻易地成了犬养太君的情人。谭福的心口像堵了个粪疙瘩,说不清什么滋味,但他不敢得罪犬养太君,真怕那把耀眼的大洋刀。他只好眼睁睁的看着菜花和犬养扭成一团,他暗自狠狠地骂道:“女人都是骚货!”

风情万种,妩媚妖娆,扶风迎柳,菜花能让所有男人销魂。她已能简单的说些日语了,更博得了犬养太君的无限宠爱。在县城,菜花有机会接触了更大的鬼子官龟八太君,一下就勾住了那个龟八的魂。犬养太君只好忍痛割爱,把菜花送给了他的上司龟八太君。

惊天动地的大事发生了!县城的鬼子被药死六个,包括占有菜花的那个龟八太君。

那个晚上月黑风高,菜花趁夜色跑回三道沟子,正准备死在自己的小屋时,犬养太君和谭福冲了进来,都端着明晃晃的刺刀。菜花迎着刺刀大步走上去,一口啐在谭福的脸上,并狠狠的骂道:“中国的禽兽!……”

犬养太君举起刺刀,向菜花扎来。千钧一发之际,突然,谭福大喝一声,一刀刺中了犬养胸口,犬养的刀锋一转,也刺中了谭福的胸膛。这两个家伙都瞪大了眼睛,一句话也没说,只是一下一下地用力扎向对方的胸膛,然后咕咚咚地双双倒地,黑血像屎尿般乱流,满屋腥臭腥臭的。两双眼睛都像狼一样死死地盯在菜花身上,一直到死也那么盯着。

菜花大笑,既而大哭,小屋里一切都跟着颤栗起来。她不能死在这里,她踉踉跄跄的走出屋子,走向泛着白色浪花的白狼河——“站住!不能死!”一支马队冲过来,为首的一个彪形大汉,像铁塔一般站在了菜花的面前。

“好啊!女英雄!跟哥上山吧,我要你了。”大汉说话像敲打的铁锤,铛铛作响。不由分说,几个喽把菜花扶上马,向二道山跑去了。原来大汉是二道山的土匪头子,叫大虎子。

杀鸡宰羊,大摆筵席,菜花被土匪当成了英雄!同时也做了土匪的压寨夫人。后来,县城来了新的鬼子,胁迫大群伪军来二道山寻仇,大虎子带领众弟兄,设诱饵,打埋伏,又打死好多个伪军,杀了三个鬼子,还把一个鬼子活捉,扒了皮,点了天灯。二道山就是厉害,鬼子来之前,官府多次征剿过他们,都没奈何,倒把腐朽的官军打个落花流水。

“共产党!共产党!!共产党!!!”

菜花和大虎子有一天接触了一个高个子的男人,和他谈了三天三夜,两人都被共产党这个新名词激动得说不出话来。这个神圣的名称!伟大的名称!值得为之献身的名称!他们俩在茫茫的人生旅途里找到了方向,找到了一盏引路明灯,虽不懂大道理,但只会在心里一遍一遍地无上崇敬地默念:“共产党!共产党!!共产党!!!……”

后来,大虎子领着菜花走到了一支新队伍里。大虎子在一次战斗中牺牲了,临死时还咬掉了一个鬼子的半只耳朵。菜花跟队伍东征西战,能使双枪,九死一生,打跑了鬼子,又打跑了蒋介石,真的成了人民的英雄。

解放后,菜花当了县里的妇女主任。在文化大革命中,因被举报和鬼子通奸,说给鬼子当过妓女,论汉奸罪处死了。

时至今日,往事如烟,没几个人记得三道沟子菜花的院落在哪里了,有人说在村东头向阳的那片菜园子那里。在那里,人们只是常看见那些世代生养村民的简简单单的蔬菜,还有那些在阳光下美丽绽放并随风摇摆的菜花。

今天,在三道沟子,还常听小儿唱曰:“吃青菜,菜丝长,儿行千里莫忘娘!鬼莫来,天道在,壮士断腕图命脉!”

菜花!菜花女啊!


上一篇: 三伯是个哑巴
下一篇:最后一页



bet356官网网址多少_bet356在英国注册_bet356苹果手机下载简介 | 管理人员名单 | 投稿须知 | 联系方式 |
主办单位:朝阳市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Copy right by www.chaoyangzjw.com
地址:朝阳市文化路三段4号 联系电话:0421-3605066 | 辽ICP备16005362号
朝阳市网站建设